云顶网上电子娱乐

来源: 财华社    2019-10-03 11:00

      “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

  9月10日教师节,马云卸下阿里巴巴集团(BABA-US)董事局主席一职,为2019年的深秋添了一丝离愁,媒体圈似乎无意放过对马云封剑隐退的慨叹,对于最近举行的云栖大会,仍有意无意地渲染马云的缺席和曾经。

  然而,财华社翻看阿里巴巴的美国证交会公告,相对于国内媒体刻意营造的缠绵,官方的公告显得积极而正面:诚如一年前之公告,自2019年9月10日起张勇接替马云,出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并将继续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一职。马云仍将担任阿里巴巴集团的董事直至2020年的年度股东大会。马先生仍为阿里巴巴合伙人,并服务于合伙人委员会。

  值得注意的是,公告第一句的主语是张勇。

  马云的交接并不仓促,况且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制度或已让企业的管理模式趋于成熟,淡化了个人来去对公司的影响,这从马云交棒后阿里巴巴美股股价仍保持上涨可见一斑。发布AI推理芯片含光800

  不过,在这场隐藏某种意义的云栖大会上,阿里巴巴第一款人工智能(AI)推理芯片含光800的发布让大家暂时忘记了对马云离去的惆怅。

  阿里巴巴的首席技术官兼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介绍,含光800是完全基于云的NPU芯片(嵌入式神经网络处理器),是平头哥半导体有限公司成立以来第一款正式流片的芯片,每秒能处理7.8万张图片,每瓦能处理500张图片,这是阿里巴巴第一次用自己的硬件架构结合阿里达摩院算法到芯片当中。在图像处理的领域,1个含光800算力等于传统GPU的10倍。他以阿里巴巴的拍立淘为例:用户用手机拍一张想买商品的图片,试图在淘宝上搜索类似的商品,淘宝为此每天要处理10亿张图片。原来这个工作流程耗时1个小时,现在只需要5分钟即可处理完,效率提升了12倍。

  两个关键字值得注意:基于云、NPU。

  建基于云端,明显剑指阿里云,阿里巴巴的策略一目了然——云端一体。

   NPU——嵌入式神经网络处理器,尤擅处理视频和图像等多媒体数据。也就是说阿里巴巴能提供大量的场景的应用,例如淘宝,阿里巴巴旗下的应用场景能够将经过训练的AI系统应用于真实案例,明确的场景需求应用让芯片能够高效运行,同时大量的数据和场景应用不断修正准确性、提高精确度,从而优化表现。

  阿里巴巴大张旗鼓做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自诩平头哥,却没看淡生死

  阿里巴巴要打造的是不死的百年老店。然而,以“快”著称的科技公司又凭什么屹立百年?

  所以阿里巴巴推出了合伙人制度,淡化个人影响力,延续传承。所以阿里巴巴不断反思日渐成熟的现有业务,寻找新的增长点。所以阿里巴巴敬畏变化,试图创造变化。“平头哥”的“不得不为”

  以电子商务起家的阿里巴巴,在成立的二十年之后,依然以电商为最主要的业务部门。

  阿里巴巴以3月31日为业绩报告的年结日,该集团已公布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的2019财年业绩,以及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业绩。为方便读者了解阿里巴巴在最近12个月的业绩表现,熨平季节性波动的影响(尤其双十一购物旺季),让读者全面了解阿里巴巴一年四个季度的业绩表现,财华社将阿里巴巴业绩公告的资料重新汇总成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数据(即2018年7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以反映其在最近12个月的综合表现。

  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阿里巴巴核心电商业务收入为3537.56亿元人民币(下同),占其总收入的86.1%;而经调整扣除利息、税项及摊销前盈利(EBITA)则达到1443.95亿元,相当于合计盈利的1.26倍,也就是说,核心电商单一部门的盈利抵消了其他业务的亏损,这些亏损业务部门包括云计算、数字媒体和娱乐、创新项目和其他。见下图,阿里巴巴核心电商业务的收入和盈利占比十分明显,远高于其他的业务分部。

  核心电商业务的任重道远

  一力承担了阿里巴巴整个集团盈利的核心电商分部由哪些细分业务组成,这些年又有哪些演变?

  核心电商业务分为:1)中国电商业务,2)国际电商业务,3)菜鸟物流服务,4)本地生活服务和5)其他。中国与国际电商业务又包含零售和批发两类。1)中国零售电商业务

  中国零售业务包括淘宝、天猫和新零售。根据阿里巴巴在财报中的定义,新零售指的是借助数字化操作系统、内部技术、供应链系统、消费者洞察和手机生态系统整合线上和线下零售,为消费者提供无缝购物体验。“新零售”一次最早由马云于2016年提出,一举打破市场过去认为线上及线下零售是对立的看法,反之,未来不会再有线上线下之分。张勇其后又对“新零售”进行了诠释,他指出:“新零售就是用大数据和互联网重构‘人、货、场’等现代商业要素形成的新商业模式”。阿里巴巴不仅自行孵化这一新的商业模式,例如盒马鲜生,还赋能传统零售合作伙伴实现运营数字化,例如协助星巴克推出外卖服务专星送和为高鑫零售实现470多家门店的数字化。

  在中国广大剁手族的支持下,阿里巴巴得以茁壮成长。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中国电商零售业务贡献收入2692.48亿元,占核心电商业务总收入的76.11%,占阿里巴巴总收入的65.53%。截至2019年6月底止12个月,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平台的年度活跃消费者数达到6.74亿;截至2019年6月底,移动月活跃用户达到7.55亿。

  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的财政年度,淘宝的商品交易金额(GMV)达到3.115万亿元,同比增长15.84%,天猫的GMV为2.612万亿元,同比增长22.57%,这两个平台的总成交金额同比增长18.81%,至5.727万亿元人民币。

  从上图可见,该集团的中国零售平台成交金额维持逐年增长。阿里巴巴没有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第一财季各平台的GMV,不过指出第一财季天猫平台上已付实物GMV按年增幅为34%,与上年同期的增幅一致,见下图。

  阿里巴巴的中国电商零售业务收入主要分为三大类:客户管理收入、佣金收入和其他。

  客户管理收入包括店家通过其线上拍卖系统竞价关键字的按效果付费收入,展示位置的营销服务收入,以及第三方营销合作伙伴提供营销服务而产生的佣金收入。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客户管理收入达到1545.85亿元,占中国电商零售业务收入的57.41%,占阿里巴巴集团总收入的37.63%。

  交易佣金收入主要为店家在天猫和特定其他平台产生的交易佣金,其他收入则主要为新零售和直接销售业务所产生的销货收入、佣金和软件服务费收入,包括盒马鲜生、银泰、天猫国际和天猫超市等。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交易佣金收入和其他收入分别为649.93亿元和496.7亿元,占中国电商零售收入的24.14%和18.45%,占阿里巴巴总收入的15.82%和12.09%。2)中国电商批发业务

  阿里巴巴主要通过1688.com、零售通等平台经营这项业务,收入主要包括会员费、增值服务费以及客户管理服务费,该公司向会员收取定额年费,让会员能够通过平台招徕客户、提供报价和交易,会员还可购买高端数据分析、升级版店面管理工具获取额外的增值服务,以及购买按效果付费的营销服务,并依据效果支付费用。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这项业务的收入为107.3亿元,占核心电商业务收入的3.03%,占阿里巴巴总收入的2.61%。3)国际电商零售业务

  该业务的收入主要为Lazada和全球速卖通(AliExpress)的直接销售、佣金、物流和客户管理服务收入。

  阿里巴巴自2016年起入股领先的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后不断增持,到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的财政年度,阿里于Lazada的持股比例达到92%,在报告期后阿里仍分别于4月和6月注资3亿美元增持股份。

   Lazada为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提供一站式的市场解决方案,另外还直接在其零售平台上销售产品,该公司拥有内部物流系统和能高度扩容的仓管系统,以确保快捷可靠地执行订单,也就是说Lazada相当于东南亚版的天猫。

  根据阿里披露的资料,截至2019年6月底止的财季,Lazada的下单金额按年增幅超过1倍。尽管如此,财华社从阿里巴巴首席财务官武卫在投资者日的演讲材料中分享,Lazada于第一财季似乎仍录得亏损(除税、息和摊销前)。

  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国际电商零售业务贡献收入208.09亿元,占核心电商业务收入的5.88%,占阿里巴巴总收入的5.06%。4)国际电商批发

  主要为跨境和国际批发业务,包括会员费、增值服务和客户管理服务费。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该项业务贡献收入85.75亿元,占核心电商业务收入的2.42%,占阿里巴巴总收入的2.09%。5)物流服务

  阿里巴巴于2017年10月以大约8.03亿美元完成认购菜鸟网络的新股从而持有该公司的51%权益,利用菜鸟网络的数据洞察和技术,实现整个仓储、执行和发货流程的数字化,提升物流价值链的效率。该业务分部的收入主要来自境内外一站式物流服务和供应链管理解决方案产生的收入。

  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菜鸟物流服务贡献收入165.63亿元,占核心电商业务收入的4.68%,占阿里巴巴总收入的4.03%。

  2018年6月阿里巴巴投资中通快递(ZTO-US),2019年3月阿里巴巴投资申通快递(002468-CN),进一步扩张物流业务组合。6)本地生活服务

  通过饿了么和口碑提供外卖、点餐,服务消费者,同时口碑网还能为餐厅和商家提供数据驱动的营销和综合数据运营服务,并收取服务费。

  于截至2019年6月底止的财季,本地生活服务季度收入同比大增137%,至61.8亿元。本地生活服务收入主要来自即时配送及本地生活服务平台饿了么的佣金、配送及其他服务收费。截至2019年6月底止的12个月,本地消费者服务贡献收入216.26亿元,占核心电商业务收入的6.11%,占阿里巴巴总收入的5.26%。7)核心电商业务的总结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财务官(CFO)武卫女士在投资者会议上提供了非常直观的表述,展示核心电商业务于截至2019年6月止三个月(2020财年第一季)的盈利表现。在这一财季,平台核心电商业务的经调整EBITA同比增长27%(或100亿元),至约470亿元人民币,但是这并不包括本地消费者服务(即饿了么和口碑网)、Lazada、新零售(例如盒马)和直营进口以及物流业务(菜鸟),事实上这四项细分业务于期内产生亏损约60亿元,财华社从阿里巴巴集团在投资者日发布的PPT数据估算,亏损额或比上年同期增加约20亿元。

  那麽,为什么阿里巴巴要经营这些亏损业务?

  财华社猜测,原因可能包括:

  1)强劲的业务收入,例如菜鸟网络的包裹量增幅达到一倍,此外我们也提到Lazada平台的下单金额按年增幅高达100%以上,另外还有本地生活服务40%以上的GMV增幅。

  2)潜在的协同效应。根据阿里巴巴投资者日发布的PPT,截至6月底止12个月,阿里中国零售平台(即淘宝和天猫)的6.74亿年度活跃消费者中,与饿了么和口碑网的重叠用户占比为25%,与数字媒体和娱乐平台优酷(属数字媒体和娱乐分部)的重叠用户占比为12%。中国零售平台庞大的客户群体有望成为优酷、口碑和饿了么,以至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内不同的客户,交叉销售或可产生协同效应。

  3)进一步扩张、渗透和联动的可能,将服务覆蓋到围绕其生态的方方面面,可形成大闭环,提高成本效益。

  除此以外,阿里巴巴继续投资更多标的,务求多元化其服务体系和产品组合,这包括红星美凯龙、分众传媒、居然之家等等,最近更以20亿美元全资收购网易旗下的跨境电商平台考拉,同时领头网易云音乐的7亿美元融资,务求把饼做大。然而,我们不得不提及作为一家科技零售商,阿里巴巴可能面对的瓶颈问题:

  前文已提到中国的零售服务贡献了阿里巴巴大部分收入和全部盈利,即使到今时今日,这个局面依然没变。从下图可见,尽管基数不断扩大,阿里的中国电商零售业务仍保持强劲增长。但同时,财华社估算核心电商业务的经调整EBITA利润率也由2015财年时的64.52%,下降至2019财年的42%,截至2019年6月底止的第1季EBITA利润率更进一步下降至41%。

  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阿里巴巴的中国消费业务已有7.3亿年度活跃消费者(包括中国零售市场、数字媒体及娱乐以及本地生活服务),而中国目前的消费者数或为10亿(阿里巴巴在投资者日发布的PPT)。人口红利渐褪、收入增长放缓、利润率下降,以线上线下核心电商业务确立其当前庞大身量的阿里巴巴,应该如何延续辉煌?下沉市场的拓展

  淘宝及天猫总裁蒋凡在投资者日提到,中国零售业务分部有七成以上的新用户来自下沉市场(less developed areas),而下沉市场的用户渗透率只有大约40%,相比较而言经济发达地区(developed areas)的用户渗透率高达85%,这意味着下沉市场拥有庞大的可拓展空间。

  2018年4月,阿里巴巴以45亿元人民币现金收购中国的一个乡镇线上服务平台汇通达约20%权益,旨在执行其乡镇扩张的战略目的。深化和优化服务

  根据阿里巴巴投资者日PPT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12个月年度开支额在1万人民币以上的消费者数目为1.3亿,留存率在98%以上。1.3亿与7.3亿之间仍有6亿的待开发空间,而随着人均收入的增长,消费者增加开支将可继续推动成交金额的提升。

  财华社用中国电商零售业务的年化GMV与国内零售网站成交金额估算出国内电商零售业务的收入转化率,见下图,由2015财年的2.44%提高至2019财年的4.32%,反映消费者开支增加,或驱使更多商家购买增值服务,以把握商机。所以深化和优化服务或也是可行的增收方式。

  拓展国际市场

  阿里巴巴的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上重申,不改变2036财年愿景,其目标是服务20亿全球消费者。目前,阿里巴巴的国内消费者用户数为7.3亿,连同集团跨境及全球零售商业的约1.3亿年度活跃消费者,阿里巴巴的全球年度活跃消费者达8.6亿。

  中国当前人口14亿,这意味着需要拓展海外市场来实现上述目标,然而尽管Lazada覆蓋六个经济活跃的东南亚市场,其仍未扭亏为盈。阿里巴巴或需要继续拓展海外市场。2018财年以来,阿里投资印尼领先的电商平台Tokopedia,收购土耳其领先线上时尚零售商Trendyol,并全资收购南亚电商平台Daraz。节省成本

  前边我们提到开源(即在继续深耕现有市场的同时,拓展国际市场),提升业绩表现还可通过节流—节省成本来实现。作为科技企业,阿里巴巴从不吝啬对科技的投资,本文开端所说的芯片开发,或正是基于这一逻辑。

  不论愿不愿意,身处在网络世界,我们不自觉地成为网中人,每个触角都连着一个或多个终端,将我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言一语集合在大数据中。大数据贴的标签,愿不愿意都是你的,人工智能可能比你自己更了解你自己。

  用户在这头,巨大的科技平台在另一头。用户创造数据,同时受惠于大数据、算法和智能化行为模拟与修正所带来的更佳服务体验。

  按照财华社的理解,阿里巴巴的数字经济,就是让消费者通过线上和线下渠道获得合意的实物商品、服务、娱乐,与此同时,阿里巴巴提供基建设施的支持,这包括物流基建(例如蜂鸟和菜鸟)和数据技术(适用于数字媒体和娱乐内容)确保顺利交付;阿里妈妈提供营销服务和数据管理平台,一方面让商家更好地服务消费者,同时利用所收集的用户数据提升服务体验;蚂蚁金服(在达成双方2014年签订的交易协议及相关协议修订版中所列明的完成条件后,阿里巴巴集团已经收到蚂蚁金服新发行的33%权益)则提供支付和金融服务基建,服务商家和消费者;高德地图是人工智能非常重要的一环,实时交通信息供应,同时能提供定位效能,让拓展新市场、挖掘潜在利基市场和更好地服务消费者成为可能。以上的基建涵盖营销、选货、支付、物流、定位的全流程,另一方面,这些基建又可将收集到的信息用于大数据分析和算法的修正,以提高精确度和优化算法。阿里云则是以上这一切得以实现的技术基建,让移动、大数据的存储、更多延展技术的开发成为可能。所以阿里云的意义不言而喻。云计算

  在全球云服务市场迅猛发展的今天,头部云服务商迈步向前,后来者则奋起直追,IDC中国公有云服务的研究经理诸葛兰表示,2019年公有云IaaS市场有望保持80%以上的高速增长,未来的市场竞争已不仅仅是公有云服务商之间的竞争,而是多个综合生态体之间的竞争。如前所述,阿里巴巴拥有成熟的综合生态,这或也是其快速发展的一个原因。开发云的投入成本必然不少,但是科技巨头的一个好处是能够掌握海量数据,从而令边际成本降至零,不要忘记,这正是亚马逊(AMZN-US)云业务成功的一个秘诀。

  阿里云拥有中国公有云市场最大的市场份额,根据国际调研机构IDC的数据,2019年第1季,阿里云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达到43%。另一家国际资讯科技调研机构Gartner的数据则显示,阿里云2018年在亚太地区的市场份额为19.6%,高于排名第二的亚马逊AWS(11.0%),阿里云在全球市场的份额为7.7%,排名第三,仅次于亚马逊和微软。

  截至2019年6月底止的2020财年第1季,阿里巴巴的云计算收入同比增长65.75%,至77.87亿元,EBITA亏损进一步收窄26.64%,至3.58亿元。除了云计算业务的盈利表现好转外,云对阿里生态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这我们前边已经分析过,而这一切最终得出的结果是协同效应,以较低的边际成本提升服务,从而获得更高的增值收入,随着量变,单位成本下降将带来盈利能力质的变化。含光800或正起到这个推波助澜的作用,正如张建锋所述,拍立淘的图片处理效率能通过芯片提升12倍。

  尽管相对于零售电商业务,云计算的贡献仍不太起眼,但是从我们以上提到的市场潜力来看,这个业务分部或会成为阿里巴巴另一支柱。战略投资的支持

  武卫提到,阿里巴巴仍秉持战略投资,助力现有业务和阿里生态的构建。我们在前文已经解释过一些重要投资对其现有业务的战略作用。除此以外,阿里巴巴的版图仍在不断扩大。

  2019年9月24日,阿里巴巴宣布已经收到蚂蚁金服新发行的33%股份。蚂蚁金服背后是9亿的中国支付宝用户或12亿全球支付宝和本地钱包用户。蚂蚁金服是阿里巴巴生态系统的重要一环,主司支付、融资、理财金融科技创新等职能,而数据反过来也有助于蚂蚁金服的征信调查,改善服务和构建抗风险系统。

  金融科技是金融产业的未来,而金融科技的发展离不开云计算。从阿里巴巴的现有产业,到云计算基础设施的现成支持,蚂蚁金服与阿里的契合或将带来更大的变革。更重要的是,庞大的用户基础意味着蚂蚁金服所承担的重要的社会责任,而这又反过来构成了阿里巴巴打造智慧城市的重要一环。以支付宝为例,可触及性已覆蓋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不仅如此,还延伸到公共付费、行政开支付费等。总结

  在大数据时代,得数据者得天下。作为最重要的大数据企业,阿里巴巴的地位超然。然而,来势汹汹的竞争对手腾讯(00700-HK)和百度早已摩拳擦掌准备一较高下,根据英国调研机构Canalys的报告,在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份额方面,阿里云仍排名第一,产值同比增长47%,而早在2018年即推出中国第一款云端全功能AI芯片“昆仑”的百度第二季云服务增幅高达92%,腾讯的增幅也达到了80%左右,当前增幅远高于阿里云。

  在强敌的追赶之下,阿里巴巴能否“拥有挣脱一切的能力”“矗立在彩虹之巅”,含光800应该只是一个开端。